主页 > F梦生活 >秦嗣林:回顾台湾近代史,惟有包容才得以走至当今 >


秦嗣林:回顾台湾近代史,惟有包容才得以走至当今


2020-07-27

秦嗣林:回顾台湾近代史,惟有包容才得以走至当今

中学时,我看了《异域》、《代马输卒手记》等书,到同学居住的眷村里玩耍,发现各个眷村里的环境都差不多,他们一样上演着与世隔绝的故事,原来这些叔叔伯伯成天挂在嘴上的丰功伟业不是吹牛,只是留在到不了的世界,我心中不断地问:「为什幺他们要丢下一切跑到台湾来?」

等到我当兵时,部队里许多外省老兵绘声绘影地说起当年的国共内战逼得他们四处逃窜,为了求生糊里糊涂地挤上超载的军舰,在海上饿得气若游丝,上岸之后才知道正踩在一块未知的土地上;而面对同一个时代,本省籍的同袍却述说着不同的故事,日治时代家中的长辈被拉去当军伕,从此音讯全无,还有日本警察的严苛与无情等。

有一回,我去一位军中同袍家里作客,发现他的母亲少了一只手,聊天时才知道她读书时被校方带去嘉义修建机场,第一天就遇上美军轰炸,不幸被炸断一只手,他的母亲还安慰我说:「少一只手是幸运的,有许多人少了一条命。」至于那些国民政府来台后的悲惨往事,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等悲欢离合的故事,常常都是大伙儿酒后茶余慷慨激昂的话题。

一直到了我三十岁左右,两岸终于开放探亲,许多少小离家的游子终于满心欢喜地回到了老家,但却又上演着另一齣世事无常的悲喜剧情。有些被亲人骗尽家财,受虐而死;有的人全心期待一家团聚,却发现亲人早已去世;那一些曾经叱咤风云的人,再也没有回到舞台中央的机会。

那个台湾解严、大陆开放的年代,华人世界像历经惊天动地的变动,彷彿上天的手在麻将桌上洗牌,把东南西北风洗个混乱,要凡人设法重新组合,用数十年的余生胡出一手牌。为什幺长辈常把「平安是福」挂在嘴边?因为生活经验教训他们,千金易得,平安难求,活着就是最好的祝福。

一九四九年,中国国国民党输掉了国共内战,输掉了大片江山,也破碎了无数家庭。许多人匆匆挥别亲人,跟着国民党部队撤退到从没听过的小岛,期待生聚教训之后,总有一天反攻大陆,与家人重聚。几十年过去了,返乡的渴望取代了反攻的热血,他们在台湾这块土地重新建立自己的家,也日夜期盼着回到魂萦梦繫故乡的那一天。这些血泪斑斑的故事都发生在我这一代,而这种因为战争所造成的悲剧,我也衷心希望能永远消失在人类的历史中。

回顾台湾的近代史,有外族入侵、同族相残、有人祸、有天灾……但是同时却也充满了包容、怜悯、努力、勤奋、创意等正面的能量,这四百年来交织成不一样的台湾,她被称为「宝岛」不单是因为好山丽水,更是由于来自不同文化的人经过无数的激荡,终能凝结为绚烂瑰丽的宝岛文化。近五十年来我们远离了战争的侵扰,经过民主改革的风风雨雨,提炼出新的台湾新生命。同时此刻新移民也正不断的融入台湾文化,在这个地球的海角一隅能上演这幺多动人故事,是上天赐予的福气。

纽约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知名的大都市,正是因为纽约成为各方文化的熔炉,去芜存菁之后,表现出了人类文化最璀璨的一面。所以在纽约有看不完的文化风采,数不尽的族群特色,这些统统代表纽约的文化,也是纽约人的骄傲。日本的明治维新结合儒学跟西方文化,带动日本进步;在中国的历史上来说,汉朝、唐朝到清朝的民族融合,都产生了新的气象,反观刻意讲求封闭的朝代反而都是最黑暗闭塞的时期。

因此,任何一个民族经过融合之后都能往上提升,这是历史的普遍现象。现在的台湾人以热情、礼貌、勤奋、充满理想而闻名于世,这些特质谁又能说不是因为多年的苦难与包容所造成的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