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生活历 >瑞典牙医惊魂记:就为这一颗牙,我花了台币一万五还看不好 >


瑞典牙医惊魂记:就为这一颗牙,我花了台币一万五还看不好


2020-07-24

人生之最苦,眼看肉厚肥嫩,看的到吃不得。

牙疼不是病,但疼起来绝对要人命,正当我嘴里咬着肥嫩多汁的排骨,好吃到连舌头都想吞进去,想赶快咀嚼出那烤得油滋兹的香辣好味道,口腔里一股冲刺脑门的辛辣伴随着青葱的鲜甜,抵达味觉的高潮的前一刻,我的大臼齿小臼齿泛起搔人骨髓的刺痛,疼到肉也不想吃了,米饭都咬不下去,冷也痛热也痛,开始冥想难道从今而后我只剩三餐吞粥宿命吗?

去年六月回台湾帮母亲办理后事结束后剩一天的空档,例行性去一家门庭若市的牙医诊所,洗牙兼检查有无龋齿,好巧不巧仅剩一个刚毕业的奶油牙医,空有皮囊,检查出蛀牙,挖了洞补了牙,却依然隐隐作痛,比没挖前还疼。

回来瑞典后只好再去牙医那报到。

来瑞典多年第一次上牙医诊所,因为在瑞典满21岁以后,看牙是得自己掏腰包付费的,虽然美其名有成人每年300kr补助,以鼓励民众洗牙或做做牙齿保健,但当你踏进牙医院那刻起,这个钱坑便像无底的黑洞一般,把你吸进一个未知的小宇宙。

当瑞典名医,遇上台湾奶油牙医,大家一起轮流练手感

在去牙医前,我们的瑞典朋友便告诉我们,在瑞典看牙齿非常贵,没事千万别看牙医,当年傻不愣登的我,完全无视这警告的危险性,多年后,那天我才猛然想起这则真真切切的叮咛。

到底有多贵?踏进去那刻,我依然不知死活没有上网查一下价钱,果然我是好山好水好宝岛养出的恶习,台湾健保每个月台币700多,一家四口台币3000多,挂号费台币50-100,看牙绝对是皮肉不会疼的事。

以照往例用电话预约好时间,瑞典所有医疗的医生都是随机排的,举凡感冒、妇科、生孩子到牙齿,无一例外,病人就是医生的白老鼠,人人都可以是名医,大家轮流练手感,台湾那种几个月前便开始上网挂某某名医这样的事,在这里是完全行不通的。

第一次来得是一个非瑞典裔热爱学习语言的男医生,一边看诊一边热情地问我一些简单的中文,随即拿出一种电流侦测器,侦测到底是那颗牙在疼,因为他也不确定,我也不确定。

之后他打包票地说,我觉得应该是处理过那颗牙的后面那颗智齿在作怪,因为他深信台湾医生应该不会搞不定一颗简单的蛀牙,儘管被处理过那颗牙反应也非常剧烈。

他根据电流检测结果及X光片,研判那颗智齿80%有蛀洞,所以他先挖开那颗。如果我依然感到疼痛,我们再来挖开已经被台湾医生处理过的那颗。我傻傻地点点头,虽然我内心觉得比较痛的是被处理过那颗。

第一次扣完补助300瑞典克朗,收费1210克朗(约台币5000)。热情牙医生和我挥手再见的表情,让我联想起水浒传里的孙二娘,一种误入黑店的不祥之兆。

回家后,牙根仍隐隐作痛,我安慰自己一定是麻药的关係,经过一星期的隐忍,我不得不承认地开始咒骂:他奶奶的那个包票到底怎幺打的。

『包欢迎再度光临!』第二次上门,这次是个年约40多岁的瑞典裔女医师,依照瑞典凡事相信数据结果的传统,她又拿出电流开始测试,在大约检测10多分钟后,她不断告诉我『你必须在牙齿一开始感受到酸楚,便马上反应,而不是痛觉,你的检测反应太奇怪了。』

在被电到七荤八素之后我沈重地告诉她:『我真搞不清楚你说啥鬼酸楚的感觉,但我可以百分百告诉你,就是被台湾医生挖掉那颗在痛,我非常确定,所以你别再电了,我已经被电到整排牙龈都在痛。』

大概我的反应太过激烈,女牙医便顺势处理我要求的那颗牙,在挖开后,你可以感受她将你的牙愈磨愈小后,残忍地告诉你:『好像蛀太深了,所以得根管治疗』,『下次再来抽牙神经吧!』挖开磨小,确定得根管治疗。

看倌你得缴1075克朗 (台币4300),这次抱歉没有任何补助,下回补助门槛是3000克朗以上,谢谢再度光临。

瑞典牙医惊魂记:就为这一颗牙,我花了台币一万五还看不好 Photo Credit:Pascal@Flickr CC BY 1.0 是你的牙神经,让我超时工作

在瑞典牙齿保健中心的网页上,你可以查询到一般牙齿照护的程序和费用,最平常不过的牙齿检查,一次是800克朗(约台币3200),一次牙齿根管治疗疗程至少4212.5克朗(约台币17000),治疗过程3至4次,我是那样天真地相信可以快速结束这场看似闹剧的灾难。

第三次又来个不一样的瑞典裔女牙医,整个看诊过程非常严肃,诊间甚至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氛,医生和护士不断在那颗已经被磨到不能再短小的臼齿上埋首努力,不断换器材,换角度,拍X光片。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突然医生轻声地向护士说;『超过时间了』,当下我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医生略感抱歉地说:『我们用尽很多办法,我只找到你一根牙神经(牙神经据说有三根),现在我们时间到了,先把牙暂时填充起来,下回再抽一次神经。』

从医疗躺椅上起身的我,被搞了一小时只抽一根牙神经的事,已震撼到下巴快掉下来,来到挂号处付费,帐单上纪录着超时工作全部费用1920克朗,而瑞典牙齿诊疗费用一年加总超过3000克朗部分,可享有50%折扣,所以此次费用1620克朗(台币6480),我发现我付钱时手竟然在抖。

一颗牙,我已经付出台币15000多的诊金,重点是还没结束。

昂贵的牙科费用,逼迫大家严格遵守牙齿保健

根据2011年瑞典国家统计局(SCB)的工资调查数据,50%民众税后薪资在9300~22000克朗之间,约台币四万到九万之间,平均所得至少是台湾两倍高。

但瑞典民众得在牙齿照护上付出的金钱成本,却是台湾民众的10倍高,瑞典人民因为看牙费用的昂贵,随时注意保健牙齿,孩童更严格规定週六糖果日,避免喝糖份饮料,父母得确实帮孩子饮食后洁牙到10至12岁为止。

在等待约一个月后,第四次来了位美丽的瑞典女牙医,手脚明快行事俐落,一开始很快便找到传说中的第二根牙神经,但第三根依然苦寻不着,在时间又快超时时,她明快告诉我,『大概你的第三根牙神经非常细小,所以怎样都找不到,要嘛放弃要嘛下次继续找,你先回去休息五週以上,看看会不会很疼,下次我们再做诊疗判断。』

一颗疼痛的牙,在耶诞节前我躺在躺椅上,听着最后一位颜质破表的男医师和护士聊着耶诞假期要去哪旅行,一边轻快的问我:『我们还要花时间找最后一根牙神经吗?你会很痛吗?』我壮志断腕地说:『你就填了它吧!』

在经历五个月漫长的治疗,我的牙已被填充完毕,舌头常常会不由自主去舔那个被填补的微凸的部分,那根细小到彷彿不存在的牙神经,总会在你大餤肉厚肥嫩之际,不时隐隐作痛,提醒着那钱坑,心也跟的有一下没一下抽痛着。

注:瑞典牙齿治疗费用根据民众牙齿照护中心(Folktandvånden)资料,另外,若一年费用超过15000(约台币6万),超过部分民众自付额是费用的15%。


上一篇:
下一篇: